2011年8月29日星期一

一路好走,新生

其实并不突然,

和天声开始交往后,才认识你。

想想,快7年了吧。
中间,
你恋爱了,失恋了,再恋爱了再要结婚了。
我们一起经历。
你与我们分享,分担。
而我和天声远距离恋爱时,你常常是他的听诉者。
聆听他对我的抱怨。

印象中你就是那么的善良,
你信主。很诚恳。。。

从认识你的那天,早已知道你有遗传性的心脏问题。
那时,医生说开刀的几率不大。

然而,那阵子你说近来身体很好。
我们真的以为你会好起来。

今年农历新年,你告诉天声。你明年要结婚了。。
还说,如果天声的旧屋要卖,要告诉他。
他有兴趣,毕竟结婚了自己的家不够住了。
多么高兴得消息啊,

我还酸天声说,‘你看大牛都要结婚了。’

而我们也有3年没回sibu了,3年没见到你。

今年6月,我带着天声回我家。
并抽一天时间开车往sibu去。
天声,打你电话打不到。
直接往你家开去。
你家没人应门。

那时,我们并没有机会见面。

回到新山,天声联络了你。
你说你刚从古晋,看病回来。
你说‘你的心脏又出了点问题,走几步路都很喘。现在还水肿‘
那时你还告诉天声’你的婚期是明年5月。’

到上个星期,天声再联络你。
那时,你的声音很弱很弱。
说句话都很辛苦。